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课件详情

新的历史条件下群团工作面临重要考验

讲师:周清 课件分类:必修课

课件介绍

群团事业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群团工作是党治国理政的一项经常性、基础性工作。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随着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和政府职能加快转型,随着多元文化和价值观的交融、冲击、碰撞以及社会结构加速分化,特别是网络新媒体的迅猛发展,我国经济社会生活发生了广泛、深刻的变化,党的群团工作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考验。

中共中央党校法学博士周清以“新的历史条件下群团工作面临重要考验”为题,围绕社会的深刻变革及工青妇等传统群团组织的功能未能得到充分发挥的原因,展开了精彩的讲解。

讲师简介
中共中央党校法学博士。
主要从事政党学研究、人民政协理论与实践研究、群团工作研究。
参与《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研究》《新时期干部反腐倡廉教程》《营造和谐的党群干群关系研究》《人民政协理论体系研究》等多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在《马克思主义与现实》《中国政协理论研究》《前线》《新视野》等重点期刊上发表论文30多篇。  

课程大纲
新的历史条件下群团工作面临重要考验
一、社会的深刻变革
(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

社会大变革的核心变化是什么?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在计划经济时代,人被固定在单位、固定在土地上,然后又不允许有私有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共的。所以人一切东西都要依靠单位、依靠组织。
但改革开放,实现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之后,这种情况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过去我们不承认计划经济,最不承认的就是私有。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承认、认可和鼓励私欲。既然承认了私有,承认了私欲,那么追逐私利就成了人追求进步的动力,就成了社会发展的动力。

(二)"单位人"向"社会人"转变

30年前,单位对一个人来说,比天还大。进了一家单位的大门就是终身制的。看病、生孩子的医药费由单位报销,退休工资在单位领,连结婚、离婚都要单位开证明......
随着经济社会的转轨,传统的单位制度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单位对个人的束缚正在逐渐松动,传统的单位承担的社会功能正在削弱,"单位人"正逐渐向"社会人"转变。

(三)社会阶层结构多元

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换带来了社会阶层的多元化。过去在计划经济时代,社会结构很简单,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知识分子,两阶级一个阶层。但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出现了大量新的社会阶层。好比个体户、私营企业主、自由职业者、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科技企业的管理人员等。还包括一些在变革中逐渐被边缘化或者利益受到损失的失地农民、农村的留守人员、农民工、劳务派遣人员群体等。
据统计,2013年全国农民工总量大概是2.69亿,其中外出的农民工有1.66亿。全国总工会的调研,全国劳务派遣人数总共达3700多万,占职工的13.1%,所以,群体多元化以后,社会群团组织的服务也必然要跟着多元化。

(四)利益诉求多样化

过去我们吃的、穿的、用的基本上都是相似的,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家穿的是"黑白灰"。现在你到大街上去看,同样的一件衣服有多种颜色、多种款式。除了物质的需求外,精神需求也多元化了。人们对就医、上学、福利保障这样的要求越来越多,此外,还增加了很多个性化的需求。这样一来,每个人的需求多样化,诉求多样化,你的服务也要跟着多样化。

(五)民主意识增强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的巨变,各种各样的思潮纷纷涌入我国。在这种环境下,怎样引导人民群众的思想,特别是青年的思想,对我们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另外人们的民主意识增强了,2009年出现了一个躲猫猫事件。云南玉溪北城镇24岁男子李乔明因盗伐林木被刑拘,在看守所度过11天后却因重伤入院,因"重度颅脑损伤"于13日凌晨不治身亡。警察称其与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遭到狱友踢打并不小心撞到墙壁而导致受重伤。这件事传到网上,舆论的影响给当地的政府造成重大的压力。后来当地政府组织网友组成网友调查委员会来调查事情的真相。这可以说是人民群众民主意识增强的一个典型的表现。他们都不是利益的直接相关方,但他们都参与了事情的调查。为什么?因为他的民主意识增强了。

(六)各种社会组织涌现

人有了私欲,有了个人利益,那么他就会成立组织来发展自己个人的利益、保护个人的利益,同时他们参与政治诉求也需要组织。在传统的组织、群团组织没有办法满足他的需要的时候,他必然要成立一个新的组织。
民政部网站上公布,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社会组织60多万个,比上年增长10.8%;吸纳社会各类人员就业680多万人,比上年增加7.2%;形成固定资产1560.6亿元;社会组织增加值为638.6亿元,比上年增长11.8%。全国共有社会团体31万个,比上年增长7.2%。
全国共有基金会4117个,比上年增加568个,增长16.0%。全国共有民办非企业单位29.2万个,比上年增长14.7%。

(七)各种新媒体的兴起

随着计算机网络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现代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由于互联网的开放性、匿名性、互动性等特征,为公民提供了更为自由、即时、充分的意见表达空间,普通网民通过网络可以发布关于社会事务甚至对政府、官员的意见和建议。所以,人们参与民主的渠道、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又增加了一个。对于这种现象,西方国家把它称为媒介民主,就是人民群众通过媒介来表达政治诉求和愿望。
前不久的国庆,出现了青岛天价虾事件。2015年10月4日,肖先生在青岛市乐陵路92号的"善德活海鲜烧烤家常菜"吃饭时遇到宰客事件引发网友热议。在吃饭前,他曾详细询问过菜价,向老板确认过一份大虾38元。但吃完饭后,老板却称大虾价格为38元一只。事后,他把经历发到了网上,立马得到了网友的同情,在微信,微博的作用下,很快就形成了形成了舆论台风,超出了有关部门的预期和想象。事情能够曝出来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它的功劳是新媒体。
如果当时没有互联网,肖先生会找什么?他会找物价部门、找民警、找群团组织,那么共青团、妇联、工会能解决问题吗?其实肖先生当时是找了民警的,民警也几次出警去协调,但实践证明民警没能解决他的问题。通过这一事件我们感觉到,人民群众是谁能解决问题他就找谁。所以群团组织的影响有多大,作用有多大,就看人民群众找不找它办事。

二、工青妇等传统群团组织的功能未能得到充分发挥
(一)群团组织的功能尚未得到充分发挥

传统群团组织的功能未能得到充分发挥:
第一,党委不够重视。从总体来说,我们现在的党委部门、党政部门还是重经济,抓经济保增长,轻社团工作,轻社会治理。
第二,群团组织力量薄弱。从编制上来看,一个县级单位,它的工会编制大概就三五个人,团委和妇联也就一到三个人的样子,专职的人很少,大多都是兼职的,所以力量是很薄弱的。
第三,工作方式滞后。群团组织的行政色彩非常浓厚,它们干什么是通过行政命令的形式。
第四,经费保障不足。群团组织每年给会员带来不了多少的福利。
第五,作风亟待改进。我感觉群团组织的工作方式方法有问题,吸引力不强。个别群团机关的干部还自以为是,把自己当领导,整天坐在机关里面,他没有深入到群众中间去,也没有了解群众的愿望和要求。
第六,群团组织覆盖面亟待拓展和巩固。群团工作的重点和难点不是那些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而是弱势群体,比如农民工群体、流动群体和"蚁族"。
第七,政策法规不够完善。虽然现在对青少年、妇女儿童、残疾人都有一些法律法规,但这些法规操作性不强。

(二)"蚁族"群体分析

什么叫"蚁族"?"蚁族",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指的是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乡结合部的大学生。该群体年龄主要集中在22-29岁之间,以毕业5年内的大学生为主。
该群体受过高等教育,主要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平均月收入低于两千元,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他们中有九成人是童年时曾被称为家中"小太阳"、"小皇帝"的"80后";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形成独特的"聚居村"。他们是有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他们是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

三、外国敌对势力趁机渗透,社会组织可能成为其搞"颜色革命"的工具

工青妇这些群团组织如果不能代表群众的利益,不能反映他们的愿望和利益诉求的话,那么人民群众就可能成立新的组织,就可能为外国的敌对势力所利用,通过这些新的组织来对中国搞颠覆性的"颜色革命。"

(一)敌对势力的渗透途径

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存奎研究结果,目前在我国长期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有1000个左右,加上开展短期合作项目的组织数量,总数可能多达4000-6000个。每年通过境外非政府组织流入我国的活动资金可达数亿美元,其活动范围涉及扶贫、助残、环保、卫生、教育等20多个领域。
总的来说,他们渗透的途径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以提供活动资金为诱饵,吸引国内的民间组织为其开展工作。
第二,以项目合作、学术交流、学术访问的方式向我国社会的民间组织输送西方的价值观及西方的民主意识。
第三,以扶贫、助学、维权为借口进行渗透活动。

(二)香港"占中"运动的起因

如果说在大陆目前还没有实质性进展或者说没有展现出来的话,那么在香港就已经呈现出危害来了,那就是"占中"运动,这是一场"颜色革命"的预演。
在2014年的时候,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声明,就如何选举行政长官作出了一个规定。规定说普选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由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由于不满人大常委对于香港政改的决定,香港学联及学民思潮发起集会,加上占领中环发起人戴耀廷的推动,促成香港占领中环事件于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西方《苹果日报》把这个行动称为"雨伞革命",实际上它就是一场"颜色革命"的预演,目标是为了香港的独立。